吴彦祖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网站首页 >  投稿专区 >  SEO软文 > 

投稿专区

英雄联盟瑞文故事(下)

2020-09-25 14:57:01 投稿专区 18
今天继续讲放逐之刃锐雯的故事。上回说到,锐雯为寻那遗失的残片,一路返回了自己曾到过的那个村庄,由于艾欧尼亚进入雨季,锐雯被绵雨刮伤,不幸得了重感冒,然后晕倒在了一片泥泞的田野里。也许是她命不该绝,昏过去的锐雯并没有就这样死在田里,当她醒来后,发现自己正在一处农舍中,从结构来看,只是一处普通的艾欧尼亚农屋。这处农屋的主人是一对艾欧尼亚的老夫妻,分别名为亚撒和莎瓦。那是锐雯昏迷的当晚,凌晨时分,亚撒出

今天继续讲放逐之刃锐雯的故事。


上回说到,锐雯为寻那遗失的残片,一路返回了自己曾到过的那个村庄,由于艾欧尼亚进入雨季,锐雯被绵雨刮伤,不幸得了重感冒,然后晕倒在了一片泥泞的田野里。

也许是她命不该绝,昏过去的锐雯并没有就这样死在田里,当她醒来后,发现自己正在一处农舍中,从结构来看,只是一处普通的艾欧尼亚农屋。

英雄联盟瑞文故事


这处农屋的主人是一对艾欧尼亚的老夫妻,分别名为亚撒和莎瓦。

那是锐雯昏迷的当晚,凌晨时分,亚撒出门寻找走失的小牛,结果在田野里发现了昏过去的锐雯。

出于艾欧尼亚老人特有的恻隐之心,尽管从锐雯携带的残剑看出了锐雯是诺克萨斯人,但亚撒还是把锐雯带回了家里,为她治好了感冒。

虽然亚撒夫妇的两个儿子都死在了诺克萨斯的入侵中,但他们并没有将怒火倾泄于锐雯,而是给了她一个安身之处,将她认作了女儿。

结束了长久的流浪,锐雯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人心的温暖,她点点头换上了亚撒为她准备的衣服,然后融入了这个破碎的家庭。

当锐雯体力恢复以后,她要求到田地里工作。

英雄联盟瑞文故事


放下残剑拿起农具的锐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,她决定抛弃过去,在这个艾欧尼亚小村落里安然余年。

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有了锐雯在田地里的帮助,亚撒夫妇倒也不至于太过辛苦。

可命运总喜欢跟人开玩笑,当锐雯以为自己真的抛弃了过往,能够安然余生时,转折又出现了。

那本是普普通通的一天,锐雯扶着犁架,跟在耕牛身后走在一小片农地上。

她一边耕着农田,一边学习着艾欧尼亚的语言。

“伊麦。伊呗。瓦沙。阿那。”——意思是“母亲。父亲。姐妹。兄弟。”

然后一个陌生人出现了。

那人什么模样?但见——

英雄联盟瑞文故事


来人正是鼎鼎有名的疾风剑豪——亚索。

英雄联盟瑞文故事


他来见锐雯,却没有说明自己的来意,他提及了这里曾发生的一起命案,那便是素马长老的死。

锐雯没有理睬,“素马长老”这个名字让她心中微颤,但她记不起来,她忘记了很多事情——除了那个被炼金武器覆灭的战场。

而就在亚索说话之际,山上有人下来了,锐雯回望山头,那是六个骑兵,那看奔来的架势,应该来者不善。

然后锐雯感到一阵短促的风拂过,再回过头时,刚才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这时骑兵们到了。

他们端着十字弩包围了锐雯,她能感受到骑兵们的恶意,这群艾欧尼亚人都曾饱受战争之苦,但他们并不全都是亚撒。

锐雯忽然起了战意,面对骑兵们的十字弩,她看向脚下的铧刃,这件工具虽然是被用于耕种,但放到锐雯的手里便是一把能杀人的武器——就算自己被弩箭射杀,至少也能拉着对方一起死。

……可她真的能吗?

是的,她不能。

有道是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锐雯用力地咬住自己的腮帮子,剧痛平息了她的战意。她不能让艾欧尼亚人的血洒在自己的田地里。

然后锐雯戴上镣铐,被骑兵们带走了,虽然亚撒夫妇赶到,但毕竟锐雯的罪行确凿,他们也无能为力。

于是锐雯被带走了,而迎接她的将会是艾欧尼亚的审判,所有的艾欧尼亚人都站在锐雯的对立面,而肯为锐雯辩护的,恐怕只有亚撒与萨瓦两人。

几天后,开庭。

人们听说抓到了一个诺克萨斯人,纷纷抛下了手中的活计赶来观看——他们对诺克萨斯恨之入骨。

图片关键词


这是对锐雯的审判,亚撒与莎瓦两人自然会早早地到场,他们来为锐雯辩护,因为他们不希望真相还没被弄清楚,而无辜的灵魂却已经被判了罪。

人渐渐齐了,大厅里的嘈杂声渐渐沉寂,一位体型瘦高、鹰钩鼻子的女士肃穆地站了起来,这是本案的推事,她宣布正式开庭。

“本次开庭的事由是审理关于素马长老之死的新证据。”

一石激起千层浪,人群又躁动了起来,因为大多数人听到的都是抓到了一个诺克萨斯人,却不知道这人竟然与素马长老的死有关。

这时人群中响起了一个声音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这是莎瓦的声音,她继续说道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听到莎瓦的话,人群更加激愤了,素马长老一案的罪名早已归到了亚索头上——因为他是疾风剑术的唯一传人,而素马正是死于疾风剑术。

人们激动地喊着“要亚索偿命”的话,而莎瓦看到罪名被重新指回到亚索头上,她心满意足地坐下了。

她主动挑起话题,目的便是为锐雯开脱,虽然这些话对亚索并不友好——很自私,但也很伟大——因为她是一个母亲——至少,她自己认为,她是锐雯的母亲。

这时,女推事拍响了惊堂木——

“本庭寻求知识与启迪,追寻素马长老之死的真相。”推事说道,“你是想妨碍启迪之路吗?”

看到自己的伎俩被识破,莎瓦感到脸颊有些发烫,只能低着头再度坐下,而女推事环顾了众人,见没有人再起哄,便对庭吏枚尔克点了点头,示意传唤锐雯进场。


锐雯走入了大厅。

图片关键词

她的白色短发中夹着稻草,本就不饱满的面容却又更加消瘦,可见这几日的牢狱生活并不轻松。

锐雯走到大厅中央,沉重的镣铐拖在地面上滋啦作响,她环顾四周,看到了坐在人群中的亚撒,以及老伯身边哽咽的莎瓦。

锐雯有些难过,她并不希望自己这位艾欧尼亚的老妈妈,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推事缓缓问道。

“锐雯。”她的嗓音嘶哑,卡在了喉头。

“给她水。”推事示意道。庭吏给锐雯递上水袋,但锐雯拒绝了,她清了清嗓子,打算就这样回答。

对于推事的问题,也不过是普普通通,比如你来自哪里,为什么会到这个村子,可即使是如此简单的问题,推事却依然没能得到答案——

因为锐雯不记得了,她忘记了一切,来了多久?怎么来的?她无从回答。

直到推事问出最关键的问题,锐雯的心终于动摇了。

图片关键词


推事并没有过于纠结锐雯这看上去就很蹩脚的“借口”——至少在外人看来,“不记得”之类的话完全就是借口。

推事点点头,目光越过锐雯,传唤了今天的证人入场,然后锐雯看到了亚撒站了起来。

亚撒为众人讲述了锐雯的来历,她在今年湿季开始时到的亚撒家里,当时是凌晨,亚撒出门寻找走失的小牛,不想却发现了昏倒在田里的锐雯。

这时推事问起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,“她当时想要做什么?”

亚撒揉了揉眉毛,给了一个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回答——“她想寻死。”

人群沉默了,然后亚撒继续解释道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对于艾欧尼亚人而言,“诺克萨斯”这个词汇是一个禁忌,他们痛恨诺克萨斯,每个人都与诺克萨斯有着一笔血仇,所以在场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疑问——

为什么亚撒会收留这个诺克萨斯的士兵?明明他在这次入侵中失去了他的两个儿子。

而亚撒给出的回答是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听到亚撒这些话,推事面无表情地点头,她看向锐雯,目光打量着锐雯的衣服,这衣服明显是一件男装,应该亚撒的儿子留下的。

然后亚撒谈到了锐雯的断剑,而我们也终于得知,为什么锐雯诺克萨斯的身份会暴露——

因为亚撒把锐雯的剑拿到了神庙,他希望祭司能修好这把剑,以此来解开锐雯的心结,只是却不想这把剑却牵扯出了曾经那一起令人痛彻心扉的命案。

推事点着头,宣布呈证物,于是锐雯的剑便被抬了上来。

这是比鸢盾还宽的剑,只不过现在已经被打成了碎片,可即使是碎片,那其中较大的五块,每一块也都能轻易做到取人性命。

图片关键词


推事的目光扫过剑身,然后落在了一处角落——那是锐雯最不愿面对的地方——那里少了一块。

与推事同样注意到那一处角落的还有一位年轻的堂役,他看着残缺的剑,然后用颤抖的双手呈上了最后一块残片——

他是一名洗骨工,素马长老在结束天葬后,是他将遗骨收回处理,并且发现了那块对此案最重要的证物——最后一块残片,当时正卡在素马长老的颈椎骨上。

只道是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就因为这一块碎片没被发现,却使得亚索白白蒙受了天大的冤屈,而推事厉声问起为什么不早点呈上来时,年轻的堂役表示,师父说无关紧要。

推事看向堂役的师父,那是一名武士祭司,此刻正站在断剑旁边,她示意武士祭司将那一小块残片与断剑合在一起,武士祭司没有抗拒,只是狠狠瞪了一眼年轻的堂役。

断剑的碎片凑齐了。

锐雯看着这把曾为她带来荣耀,如今却成为她的噩梦的巨剑,她的心在颤抖,真相即将揭开,而她辜负了所有人。

锐雯听到剑在轰鸣,这声音越来越大,人群开始惊慌,你推我挤地想要后退,推事也迅速离席,她实战法术,试图用藤蔓困住这把剑,但她失败了。

“大家快趴下!”锐雯惊慌地大喊,可是巨剑的轰鸣淹没了她的声音,符文的能量爆发出来,夹杂着破碎的木屑,一阵烈风将所有站着的人推倒在地。

而就在这一瞬间,锐雯记起了所有的过往……

有道是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锐雯记起了过去,记起了所有的事情——包括素马长老的死。

“是我杀了你们的长老。”锐雯说道,她的声音颤抖,嘶哑声中伴随的是沉重的负罪感,“我杀了所有人。”

人群再度聚集起来,不过没有人再说话,锐雯已经认罪,现在他们只有等待推事的最终决断。

“锐雯,你将被囚禁于此,直到明天黎明正式宣判。”

推事的最终决断为这次审理画上了句号,人群渐渐散尽,锐雯被独自留在了大厅。

午夜。

虽然夜已深,但锐雯并没有显然沉睡,当她听到远处传来的轻微脚步声时,马上就醒来了,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——亚撒老伯。

对于亚撒的来意,想必看客老爷都已经猜到了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没错,亚撒此次前来不是探望,而是要私自放锐雯走,可是一心求死的锐雯又怎会就这样一走了之?

如果能在审判过后,死在艾欧尼亚的刑罚之下,这对锐雯而言,也许是一种解脱。

她看着亚撒,留恋着最后的时光,但不巧这时却有人来了。

锐雯让亚撒藏到了阴影里,自己继续躺下装作睡熟的样子,但却微眯了眼睛想要看清来人的样子。

伴着一阵强风掠过,一名男子走进了大厅,他摘下遮面的斗篷,将剑和金属护肩露在外面。

“哪一个更重,锐雯?”男人问道,同时将那把残剑扔到了锐雯的脚边,“是你的剑,还是你的过往?”

锐雯不再假装入睡,她抬起头看向那人,他的脸在灰暗的阴影中模糊不清,但鼻子上的伤疤清楚可见。

锐雯忽然想起,她见过他,虽然只有一面——来人正是亚索。

亚索命令锐雯举剑,他没有说明来意,但熟悉的人都清楚,亚索前来是为他的师父报仇,他不会杀死手无寸铁的锐雯,于是亚索带来了锐雯的残剑。

锐雯抓住剑柄,从剑鞘中抽出符文之刃,破碎的剑刃带着粗糙的能量,耀眼的光芒在墙上投下斑驳的影子。

然后两人战在一起……

图片关键词


二人的对决更像是一场剑舞,每一次格挡和突刺都伴随着空气的轰鸣和爆裂。

旋风与符文魔法碰撞,这把残剑忽然颤抖起来,顶端那一小块残片崩离出去,目标所指却是一直躲在暗处的亚撒!

一瞬间,锐雯的心凉了半截,她仿佛回到了巨剑被打碎的那天,回到了素马长老的冥想室,她甚至能闻到室内焚香的辛辣味。

“不!”锐雯大喊道,她扔下刀刃,却对重演的悲剧束手无策。

可就在那片刀刃即将刺穿老伯饱经风霜的皮肤之际,它停了下来——一道风墙将碎片束缚在了空中。

图片关键词


多亏了亚索的风墙,亚撒老伯幸免一难,而另一边,亚索捡起残剑的碎片交还给锐雯,终是理解了,锐雯并不是真正的凶手。

“你杀了素马长老,但你不是凶手。”亚索说道。

这一句话成了锐雯的救赎,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刻,一切的真相大白,她再次活了过来,哽咽着请求原谅。

“我恳求他帮我打碎这把剑。”锐雯哽咽着说道。

“素马长老的确试着摧毁了你的剑,但是锐雯,过往已经铸成,我们无法改变。”

亚索也同样回忆起了曾经,素马长老的死不只是锐雯一人的责任,当日若是他没有擅离职守,为师父挡下这块碎片,对他而言不过是轻而易举。

“说到底,他的死是我的过错。”——亚索再度将心魔扛到了肩上。

这时,白天的女推事赶到了,她绕着大厅行走,目光审视的两人身上的伤痕,许久,女推事终于开了口。

图片关键词


亚索走了,他再度融身黑夜之中,留下锐雯紧紧握着亚撒老伯的手。

第二天,锐雯迎来了她的审判,但出乎意料的是,她并未被判处死刑,而推事给出的理由是“死刑并不能弥补创伤”。

于是锐雯被判处重劳役之刑,这对她而言是一个救赎,因为这代表着艾欧尼亚这块出生之土从此宽恕了锐雯的罪行,她终于摆脱了过往,只有在这一刻,她才真正成了艾欧尼亚的女儿。

亚撒老两口激动地抱紧锐雯,亲切地呼唤着“黛达”,而锐雯也是哽咽着,回应着这个她尚不熟知的词汇。

女儿。

锐雯的审判结束了,她回归了正常的生活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仿佛她从一开始就是一名艾欧尼亚人,从未经历过战火。

但不平凡的命运注定了她不平凡的人生,只道是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锐雯的故事并未就此结束,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,终究还是被摆上了台面。

那是寻常的一天,由于亚撒要陪着锐雯去赶远集,所以莎瓦便独自一人去了崴里(这个地名读作wei里)参加绽灵节。

锐雯在赶集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名为村麻里的人,她是一名修补匠,依靠着物灵修补东西。

村麻里曾多次在赶集的路上与陌生人搭伙,但与一个诺克萨斯人搭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。

而出于对诺克萨斯的厌恶,村麻里对锐雯并不友好,但在当晚遇到强盗袭击时,村麻里看到锐雯虽然拔出了剑,却并没有对那些强盗下死手,而是将他们打伤后捆到树上,等天亮了再放他们走。

于是村麻里感到有些抱歉,她误会了锐雯,于是她试图用自己的能力修补锐雯的断剑,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,锐雯的剑没补成,却意外得知了一条有关这把符文之剑的事。

那就是——有人正在找这把剑。

图片关键词


听闻村麻里的话,锐雯呆住了,不过这只是一瞬间,她不留痕迹地掩饰了自己的感情波动,并没有让村麻里看出些什么。

但是锐雯自己心里很清楚,诺克萨斯要来了,她的剑是当时的皇帝——达克威尔亲自授予的,剑中附有无与伦比的符文魔法,诺克萨斯断然不会让这样一把剑流落在艾欧尼亚的土地上。

她面色发白,隐约感到这一次自己在劫难逃。

而当她赶完集,和亚撒一起回到家中后,却得到了莎瓦的死讯。

对于莎瓦的死,故事并没有过多的交代,而从《战火金兰第二部》的片段中可以猜想到,莎瓦也许是因为在从崴里回来的路上,遇到了诺克萨斯的士兵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文中的老人被诺克萨斯的士兵杀害了,不过他不是莎瓦,但依此可以联想到莎瓦的死因。

总之不论如何,莎瓦不在了,锐雯与亚撒缅怀死者,而活着的人终究还是要继续活下去。

可锐雯的厄难还未结束,那是一个烈阳当空的正午,锐雯与亚撒正在田间劳作,这时远方来了一群人,锐雯感觉到来者不善,所以招呼亚撒,示意他马上躲起来。

图片关键词


诺克萨斯小队来到锐雯面前,锐雯认得他们,或者说再熟悉不过——那是她曾经的战友,如今来寻找她这个虽未战死,却没归队的逃兵。

提涅芙、阿蕾尔、马莉特,每一个名字锐雯都万分熟悉,她们是锐雯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姐妹。

不过锐雯没有认出另外两人,这两人一人是符文工匠蒂法莲芝,另一人是剑僮俄拉斯。

蒂法莲芝受命来寻锐雯的符文巨剑,俄拉斯是她的剑僮——或者说仆从。

在锐雯与昔日战友叙旧之时,蒂法莲芝带着俄拉斯到谷仓里寻找她此行的目标——锐雯的剑,而当她找到断剑的残片时,难以言表的愤怒涌上了她的心头。

蒂法莲芝无法想象,锐雯居然会将这无上的宝物打碎,她压着怒火,命令俄拉斯与自己一起,将所有的碎片找出来。

只是他们没找到碎片,却将亚撒找了出来。

古语道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本来这些人找上门就已经够锐雯受的了,偏偏这时亚撒又被找了出来,而那蒂法莲芝也就趁势抓住亚撒,要挟锐雯交出所有的残片。

锐雯拿出断剑,但这不代表她已经同意这把剑重新回到铸造它的人手中,战斗一触即发,蒂法莲芝的目的是符文巨剑,而锐雯的目的是不愿回到过去。

而结果是两个人都输了。

蒂法莲芝死了,马莉特也死了,俄拉斯去了别处,而锐雯为了亚撒的安全,选择了戴上镣铐,跟随提涅芙与阿蕾尔回到诺克萨斯。

她终究还是告别了艾欧尼亚的农场,告别了这个温暖的小屋,还有待她如亲生女儿的亚撒。

然后锐雯回到了诺克萨斯,回到了这个让她深恶痛绝的帝国。

图片关键词


话有先始,文有终末,锐雯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,欲知锐雯回到诺克萨斯后经历了什么,还请等待官方后续更新。


本文关键词:无线数据传输模块模拟量开关量采集模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