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彦祖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网站首页 >  投稿专区 >  SEO软文 > 

投稿专区

英雄联盟瑞文故事(上)

2020-09-25 14:58:25 投稿专区 28
话说这符文之地广袤无垠,部族林立,帝国争雄,其中最为好战的国家,当属诺克萨斯。 对于建立在战争之上的诺克萨斯,战争孤儿是绝对不会缺少的一处特景,而今天所讲的锐雯,便是诺克萨斯众多战争孤儿中的一员。锐雯是带着不幸出生的,她的母亲难产而死,父亲也在后来的一次战争中殒命,她和其他的战争孤儿一起,在特里威尔山石脚下的一个农场里长大。

历史终散尽,空余说书人。

今天给大家讲一段放逐之刃锐雯的故事。


话说这符文之地广袤无垠,部族林立,帝国争雄,其中最为好战的国家,当属诺克萨斯。

对于建立在战争之上的诺克萨斯,战争孤儿是绝对不会缺少的一处特景,而今天所讲的锐雯,便是诺克萨斯众多战争孤儿中的一员。

锐雯是带着不幸出生的,她的母亲难产而死,父亲也在后来的一次战争中殒命,她和其他的战争孤儿一起,在特里威尔山石脚下的一个农场里长大。

图片关键词

年幼的锐雯有着那些温室里长大的孩子所没有的力量,她足够强壮,所以有能力劳作,她能吃饱肚子,但面包填不饱她的心——她渴望有一个家——一个足够温暖的家。

于是当战区的征兵团来到农场时,她毅然选择了从军,因为她希望军营可以成为她新的家。


 尽管希望如此,锐雯却依然怀着不安的心进入了军营,但很快她发现,这一次命运并没有作弄自己,她真的拥有了一个温暖的家,还有一众同袍的兄弟姐妹。

如愿以偿的锐雯决心将自己的一切献给帝国的战争,因为在战火中她收获了渴望已久的友情。

她依靠着童年时的艰辛所打造的的体魄,去挥动寻常人根本挥不动的兵器,甚至在有些时候,那兵器比她自己还要高。

而事实证明,锐雯是天生的战士,她的勇敢与力量证明了她自己,于是诺克萨斯的皇帝——达克威尔亲自授予了她一把附了魔的巨剑。

那是怎么样的一把巨剑呢?有道是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 锐雯的这把剑,是一把比鸢盾还要重的巨剑,剑身也几乎与盾同宽。

她手握巨剑,她的目光在巨剑上游离,穿过剑身,她看到了自己的未来——那个未来充满了荣耀,光明,还有幸福。

这把巨剑正合锐雯的口味,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如此合她口味的巨剑,最终却成了她的噩梦。

春去夏来,秋末冬至,诺克萨斯对艾欧尼亚的战争终于打响了。

这个好战的帝国觊觎那片出生之土已有多年,这是一场必然的战争,而锐雯和她的同伴们也都被编入远征的队伍。


 诺克萨斯的对艾战争打得并不顺利,艾欧尼亚人的反抗无时无刻不在宣告着他们的意愿——艾欧尼亚,昂扬不灭!

而面对艾欧尼亚的顽强抵抗,诺克萨斯选择了更残忍的手法。

那本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护送,锐雯的队伍被命令护送另一支战团穿过交战区纳沃利省,她看到友军的车厢里装满了易碎的陶罐,这让她实在想不明白这种东西在战场上有什么用。

就在锐雯疑惑之际,艾欧尼亚的反抗军到了,双方在一道峡谷中交战,而非常不巧的是,这时又下起了暴雨,泥石流自山间滑落,锐雯的军团开始节节败退。

于是她向后方的指挥官——艾弥丝坦求救,艾弥丝坦确实回应了锐雯的请求,一支燃烧箭从远处飞来,不过目标却是锐雯护送的那一批陶罐。

然后,爆炸开始了……

有道是——


 锐雯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到最后居然会死在自己人的手里,那陶罐中所装的是炼金武器,那是艾弥丝坦与炼金术师辛吉德合伙在私下里达成的交易,辛吉德提供炼金武器,而艾弥丝坦提供实验场地。

于是,这一恐怖的生化武器就这样被投放到了艾欧尼亚的战场上,而锐雯又刚好正处在这次化学战的最中心。


 那么锐雯死了吗?当然没有,看客老爷莫急,且听在下道来。

话说锐雯那柄巨剑,那是一把被附过魔的符文之剑,宽大的剑身与符文魔法替锐雯抵挡了炼金爆炸的伤害,这也就使得她在那场爆炸中,奇迹般的活了下来。

可是古语道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
 锐雯虽然活了下来,可当她从尸体堆中爬出,抬起头望向四周时,却看到了让她永生难忘的惨象——

大地被灼烧成黑色,炼金毒气蔓延,足以让此地数十年寸草不生。同伴的尸身或堆积或散落,有些人还能依稀分辨出模样,而有些人却只剩下了残肢。

没有人活着,除了她自己。

她的朋友们死了,同袍们,兄弟姐妹们,甚至敌人们,所有人都死了,炼金武器的攻击是无差别的,所有人都是弃子,被诺克萨斯抛弃在了艾欧尼亚的战场上。


 锐雯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剑,这把刚刚“保护了”她,没能让她随她的朋友一起去往黄泉的巨剑,如今依然闪烁着符纹的光,只是这光芒却万分刺眼。

锐雯提着剑,离开了这片死地,面对诺克萨斯的背叛,以及战争的惨状,锐雯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,而眼下,她只想做一件事,那就是打碎这把虽然救了她的命,但却在时刻提醒着她所失去的一切的巨剑。

本着这个目的,锐雯游离在艾欧尼亚的土地上,而战争还在继续……


 话说这突兀的一天,锐雯来到了艾欧尼亚的一个小村落,她听说这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,掌握着只有极少数人才能习得的御风剑术。

于是锐雯找上门,请求这位长老打碎她的巨剑。

当巨剑终于被打碎的时候,锐雯却发现,她依旧无法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。

身为一个诺克萨斯的士兵,她的双手沾满了艾欧尼亚人的鲜血,再加上那一日的凄惨景象,更是让锐雯无法放下心中的芥蒂,她带着残剑的碎片,继续在艾欧尼亚流浪着……


 失去了赖以为生的信仰和信念,锐雯选择了自我放逐,她试图忘掉一切,但那一日的背叛与悲惨似乎是被刻到了她的骨子里,是她无论如何都忘不掉的过去。

前路漫漫,陪着锐雯的却只是那一把破碎的残剑。

图片关键词


 可是这把残剑终归还是出问题了——

那是平常的一天,锐雯只是一个不小心,将残剑的碎片散落在了地上,可是当她将碎片找回来的时候,却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——

碎片少了一块。

没错,不是她漏掉了没找回来,也不是她数错了其实没少,当真就是少了一块。

锐雯当时就慌了,她甚至恨不得将她在的那块地皮给翻一遍,但她确实找不到缺少的那一块。

最后,锐雯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令她恐惧的事实——缺少的那块碎片在很早以前就丢失了。


 那么这块碎片会丢在哪呢?

锐雯毫不怀疑,她可以肯定碎片是在巨剑被打碎时就丢失的,因为以她的实力,如果碎片在自己行走的中途丢失,那么即使是再细微的变化,她也能感受得到。

那巨剑是怎么被打碎的?

她想不起来了,长久以来的自我放逐几乎让她忘记了一切,唯一萦绕在她心头的,只有炼金武器爆炸的那天。

她记不起打碎巨剑的日子,也记不起打碎巨剑的地点,甚至记不起帮她打碎巨剑的人,她只能凭借着模糊的记忆往回走,试图在沿途的景物中寻找一丝印象。

然后,她回到了最初的那个艾欧尼亚的小村落。

 图片关键词

当她到达时,艾欧尼亚已经进入了湿季,连绵不断的小雨笼罩了艾欧尼亚这片出生之土。

常言道“雨不伤人寒伤人”,即使经历了瓢泼大雨都没事的锐雯,却被这连绵不断的小雨吹伤了。

她发起了高烧,巨剑的负重加上压抑的心情,让锐雯的病情急剧恶化,模糊的意识使她走到了一处田野中,踩着脚下泥泞一步一个趔趄。

她无依无靠,唯一陪着她的残剑,在此时也只是一种负担。

然后她摔倒在了田野中,眼前一黑,彻底失去了意识……

有道是——

图片关键词

欲知这昏迷的锐雯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本文关键词:无线数据传输模块模拟量开关量采集模块